\请到plt月色渐稀,露水尚未干透,在梦中,行至凤尾蕨茂盛的空空山谷,听不知名的鸟儿浅吟低唱,听冬眠的种子崩裂开出春之花,待风起时,采下一株风信子,浮光掠影,旧时光入梦,那时我尚年少,你未老。——木头人&gt

    孟兆勋放下手中的一本名为《青春物语》的杂志,目光飘向窗外,眼里多了一份寂寥。

    又一个春天了,明明是阳光正好,春色无边,他却只觉得空气里满是冬季遗留下来的冷空气,吸进肺腑,只剩寒凉。

    两年,不算长,却足够铭刻。

    门外敲门声响起,得到应准后,勤务兵张朝阳推门而入,“报告孟团,上面打电话过来请你过去开会。”

    孟兆勋点了点头,挥手示意知道了。

    张朝阳是新调来的勤务员,原来的勤务兵小刘复员到现在转眼也快一年了,所有的人和事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当初她一声不响就走掉的残酷事实,在他费尽人力物力找到她后,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找到又怎样,他能让她忘了那些惨痛的记忆吗,即使今日今时的他能确保护她周全免遭困苦,他也抹不掉那些旧伤疤。

    驻足在车前,他仰头看向远方无尽头的西南方向,有机会能离她近一点了也好。

    孟兆勋到达军区总部高级会议室时,里面已座无虚席,会议室中央椭圆形红木嵌大理石长桌两旁坐着军区的主要领导人,为首的是这次会议的主讲人梁师长,简单打过招呼后,梁师长便宣布会议开始,大概讲了这次的会议内容后,他示意秘书关掉灯,打开多媒体。

    一张张幻灯片播放着,上面出现过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副普通之极的面孔,然后就是这些看似普通的人却是现在国内最大贩毒集团的重要核心人物。

    梁师长一边讲解他们每个人的特性,一边附注他们这些人这些年的案底。

    “这次我们得到消息他们不久将会在中国西南边陲经行一次大的交易,我们势必要抓住机会将他们一举抓获,剔除中国这枚毒瘤。”

    梁师长让秘书给每个人发了一份机密文件,上面罗列了这次行动的主要时间和地点。

    会议之后孟兆勋毫无意外地被留了下来。

    “我还是不赞同你参加这次行动,不仅是为着你自己,这更关系到整个计划的要确保万无一失,你父亲昨天也有谈到你,他也建议你还是继续把假休完为好。”

    孟兆勋听了梁师长的话并没有表现太过激,只是敛眉沉思了一会,“我没问题,而且这种行动我也比较熟,至于我家人那边,我会跟他们沟通。”

    “这是一次拿生命做赌注的行动!”

    孟兆勋身体绷直,口气异常坚决,“师长,我是一名军人。”

    梁师长看他没有一点要放弃的念头,最终松了口,“回去准备吧,两天后出发。”

    “是。”

    从部队里出来,孟兆勋驱车来到景胜小区,小区还是两年前的模样,屋里的摆设也不曾变过一分,每次有时间他都会忍不住上来坐坐,也不干什么,只是坐在她可能坐过的地方,看她看过的风景,听她听过的声音。

    有时候也会只是坐在车里,看着那一角窗台,想着以前的事,偶尔忘了时间,待华灯初上,繁星点缀,墨黑的夜里,听着自己的呼吸,才发觉一个人是多么的寂寞。

    “走了,没上来。”三楼的侯大爷把伸出窗户外面的脑袋撤了回来,然后冲着老太太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老太太无聊地鄙视了他一眼,继续修剪盆栽里的花木,这游戏她自己早没兴趣了,难得他乐此不彼。

    这两年他的坚持她和她家老头子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也曾年轻过,何尝不知道等待是怎么样一种煎熬。

    侯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厨房。

    离开景胜小区,孟兆勋特意去了一趟超市,这两年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回景胜看看,还有一件令他坚持的事就是去看兮蕾留下的努努,每次他都把想对她说的话全都说给努努听。

    下班高峰期,道路像是下水道堵塞一般,缓慢的移动消磨着所有人的忍耐力,孟兆勋眼睛扫过街道两边悬挂着的巨大广告牌,奢华的版面挂的全是方城建设最新出炉的楼盘。

    新宇地产倒下后,方霖雾立刻收购新宇,吞并各中小型企业,不到半年方程建设便在Z市迅速独大起来,不得不说方霖雾这家伙确实有独到的经商头脑,时至今日,方程建设早已今非昔比。

    杨睿也因此辞了学校里的工作,专心搞起房地产来,用他的话说是赚取老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