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六毛中文 > 军史小说 > 绝情王爷杀手妃 > 番外二·月麒的一天

“你说,什么是真爱啊?”我曲起一只腿,悠悠闲闲在树干上打哈欠。

树下新来的小丫鬟急得要命:“月公子,奴婢求您了。您要是摔下来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奴婢不得被丞相大人活剐了!”

“我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女人,怕什么。”我不悦,复而兴致勃勃地挑起眉:“那你先告诉我,什么是真爱,我就下来。”

小丫鬟一见有得商量,还真认真思索起来,想了半天,她豁然开朗道:“真爱,应该就像当今圣上跟当今沈皇后那样的。”

“沈皇后?”我扬眉:“什么时候又立了一个沈皇后了?”

小丫鬟掩着嘴:“就是半月前,皇上出西围狩猎,未料竟落下悬崖。幸好被当时悬崖底下的那位沈姑娘所救,皇上一见倾心,回来之后竟然不顾众大臣反对,废弃了所有嫔妃。立了那位沈姑娘为皇后,皇上是真龙之子,后宫却只有这位沈皇后一人,这可真是史前例的。”

“那那些妃子呢?”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蓉贵妃是因为前丞相的问题,而后不久便在后宫内疯了,说来也真是红颜薄命。静贵妃娘娘几番哭闹,就算不为妃子之名,都只愿留在宫中侍奉皇上到老。而宁皇贵妃和葵嫔娘娘居然欣然同意,可是又不见她们去处,只是听说宫中又多了两名蒙面的首席女官,一名叫藏花,一名叫葵姬。”丫鬟一一思索着,突然想到什么:“还有我们丞相府出来的那位贤妃娘娘,听说是与前来朝贡的东瀛将军一见钟情,竟求得丞相去向皇上讨要赐婚。”

她扑哧一笑:“这次的后宫之变,可够给那些说书人说上几天几夜的呢。”

“几天几夜这也太夸张了。”我双手抱住后脑勺,悠悠荡着双腿。

小丫鬟见我不信,还来劲了,一幅神神秘秘的样子道:“月公子可别说,这最大的奇事啊,奴婢还未跟你讲呢。”

“敢跟我卖关子不成,快说!”我被勾起了好奇心。

她又是一笑,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听说这位沈皇后啊,可与曾经病逝在宫中的那位宜妃娘娘长得一模一样。”

“宜妃娘娘?”还曾有过这个人啊?所有的人都从来都没有向我提起过:“这个娘娘是什么时候病逝的?”

“就是在您来了丞相府后不久,那个时候丞相大人还是大理寺卿呢。”

“她叫什么名字?”我心里不知为何,竟隐隐泛出了一股难以察觉的酸楚。

不明为何。

小丫鬟也没想太多:“叫沈酝……”

“大胆!”另一个尖锐的女声插了进来,吓得眼前小丫鬟猛地一顿。

心里那股酸楚就像要见到光明一样,却突然被人生生打断,我当然不悦,回过头去,看见是一个在丞相府资辈甚高的丫鬟。恶狠狠地拧住了小丫鬟的耳朵,一边向我赔笑:“月公子,这丫头还有许多活没做,奴婢先带她走了。”说完,一边更用力地拧着她的耳朵,那小丫鬟疼得叫了起来。

资辈高的那个丫鬟的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有隐隐约约传到我耳里:“你来的第一天我不就和你说过了吗,丞相几禁严令,绝对不许在这位月公子面前提宜妃娘娘的事,更别说她的名字了。你以后再要说漏一句,你立刻收拾包袱滚出丞相府,明白吗!”

“是是是。”小丫鬟带着哭音地连连答着。

我撑着下巴,不由越发疑惑好奇。

这位宜妃娘娘到底什么来头,公孙熔那么防着我干嘛?

难道在我失忆前,曾经跟这位娘娘有过一段风流史?

可她病逝的吗?

难道是我害的?

可我平白故去害她做什么?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我烦躁不已。树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远远地我就回头瞪着他:“你还知道回来!”

他被骂的莫名其妙,张开双臂:“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先下来,上面不安全。”

我白他一眼,但还是乖乖跳下去落在他怀里。

他顺势环住我,坐在一边的纳凉石桌前,让我坐在他腿上,问我:“什么事引你生气了?”

“宜妃娘娘是谁?”我依旧不悦:“你为何要叫所有的下人瞒着我?”

他的神情立刻一僵,脸色沉下来:“谁告诉你的?”

我想了想:“我自己偷听到的。”又伸出手戳着他宽厚温暖的胸膛:“你不要以为我失忆以后,你收留了我就可以管住我的一切。如果这是我失忆以前的记忆,你凭什么不许我想起来!”

“即使想起来以后,你不会快乐?”他的眸子紧紧盯着我。

不知为何,被他这样看着,我的呼吸都顿了顿:“是关于你的吗?”

他摇头。

“那我知道以后,会恨你吗?”

他依旧摇头。

我所谓地耸耸肩:“那怕什么,说罢。”

他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十足的决心,才缓缓地慢慢地开始启齿,说的却不是这位宜妃娘娘:“你知不知道,你曾经有一个孪生弟弟。”

我没说话,他看我认真地听着,便接着说下去:“你很爱他,可是他却为了这位宜妃娘娘而死。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你十分恨这位宜妃娘娘,也是因为她,你才会失忆。”

我一边听着,一边觉得奇怪:“可是我这里,却感觉不到对她的恨。”

反而是有一种很深的情愫,逐渐开始喷发出来,遮也遮不住。

听完了这些,我对这位宜妃娘娘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问他:“我那个弟弟的事,能不能再说详细一点?”

反而是对这个人,内心里那股挡不住要喷发出来的情愫是什么。

有点刺疼,又有点揪心。

他的神情立刻变得十分阴沉,抱着我的力道也加重。我被他箍在怀里,本来就不舒服,现在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不由挣扎:“你这人真是喜怒常性格古怪,端端地发什么火!”

发火的应该是我才对,我曾有个弟弟这么重要的事,他却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

他沉着的脸显得尤为阴狠,突然扣住我的后脑勺,猛地把我压下去。

他的舌带着强烈的侵占意图,撬开我的牙齿就往里面钻,当舌尖相触的时候,我觉得背脊一酥,浑身就软了下去。

该死!

每次都用这招!

等到纠缠完了之后,我气喘吁吁地依旧瞪着他:“现在可以说了,我那个弟弟的事?”

他瞬间暴怒得连额上青筋都能看见,哪有半分平时悠然的样子,怒道:“你居然把刚才的吻,当做是为了知道那个人的事而甘愿奉献讨好的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他开坐在他身上的我,冷冷地从石椅上站起来。

我第一次见他生这么大的气,以往不论我如何任性纨绔,甚至有一回被他抓到去青楼亵玩,他也没有发过火。

心里不由后悔,刚想伸手拉住他,就听见他下定决心般的声音:“你那个弟弟,叫月麟。麒麟,正是你们二人名字所出之地。而他,一心只为了自己的亲妹妹,也就是你的亲妹妹,那位宜妃娘娘沈酝溪,甚至最后,宁可为她而死。”

月…麟……

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时远时近着:“麒儿,麟儿,你们过来。你们知道母妃为何要给你们取这个名字吗?因为你们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如麒麟一般给世人带来福分。你们兄弟二人,一定要互帮互助互相挟持,不论遇到了什么困难,都不能分开,明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