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六毛中文 > 仙侠小说 > 人间剑歌 > 009一人千面

桌上有酒,五小姐点的酒,小二前面给白乘风倒了一杯,不过白乘风没喝,饭菜他也只吃自己点的。这时他看了看酒,犹豫要不要喝。

五小姐皱皱嘴角,道:“喝吧大英雄,一没下毒,二不收你钱。真是的,怪人,不能好好讲话吗?”

白乘风喝了。酒很不差,如果说这人间还有什么舍不得,也许便是酒吧,比如伊子奇埋在梅花树下入口如吞火的好酒。

秦天岫又倒一杯,问:“白兄能不能再喝?”

白乘风道:“为什么?”

秦天岫道:“为白兄昨天一个人喝完那半坛酒,没有给我们任何人留一口。”

五小姐面露惊色,低呼一声,“难道……”诧异地看着白乘风。

秦天岫道:“白兄一夜奔走,伤势不仅没有恶化,反而痊愈。关于那半坛酒,我昨天不信,今天信了。”

七小姐早有此想,如今确信了,眉宇间只添忧愁。

白乘风茫然道:“我是问为什么不能喝。”

秦天岫一怔,瞥了眼朱韬,忽地醒悟白乘风根本没将朱韬放在心上,自嘲地摇摇头,举杯道:“白兄豪气干云,我该罚三杯。”当下果然自罚三杯。

若是昨天,白乘风自会谨慎行事,但到今天,他知道酒已经影响不到他的剑。他正要倒酒,五小姐抢了酒壶,叹了叹,道:“我给你倒吧英雄,服了你了。”

白乘风见她目光一片坦诚,笑了笑,接受了。这姑娘常令人气恼,但也有可爱之处。

秦天岫仔细观察一番白乘风,叹道:“白兄神完气足,气机勃发,小弟若是剑客,真想与白兄一较高下。”

白乘风神色一正,道:“我的剑不是用来与人比较高下的。”

秦天岫犹豫道:“那位朱老兄想必是感受到你的剑气,不自觉地……”

白乘风一挥手,冷冷道:“平心而论,倘若我伤势未复,又或者功力稍差,他那一剑推来,我接不住将如何?接住了又将如何?你说过‘杀人者人恒杀之’,一样的道理,‘辱人者人恒辱之’。我本对他的剑没兴趣,我只是吃饭而已。”

一席话让本想做说客的秦天岫哑口无言。

五小姐却一喜,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也就说如果朱韬不先动手,你也不会动手。”

白乘风和秦天岫皱眉不语。话是可以这样说,但如此境况,朱韬岂能不动手?没见片刻功夫,大堂多了许多闻讯而来的人吗?

五小姐却很自信,转而凑近白乘风,低声道:“喂,到底你来幽州城要杀的是什么人啊?你看我们一下就找到你了,了不起吧。告诉我们是谁,我们帮你找啊。”

其实真要消除踪迹,白乘风自有办法。他杀了很多,但没多少人知道下手的是他。这次他并没有隐藏举措,也许是希望被找到吧。

七小姐忽然道:“白公子,如果……只有十天的话,你……你跟我们立刻快马回京吧。事有轻重缓急,应该先解毒保住性命才是明智之举不是吗?”

白乘风望了她一眼,她的眼神蕴含着浓烈的情感,白乘风不敢承受,低头夹菜,转开视线,随口道:“伊子奇说那是仙药,不是毒,没有解药。”

“不试试怎么知道。”七小姐不甘就此放弃,激动地站起来,“我,我,我一定请天下最好的医生,一群医生,用最好的药,最全的药……”

人虽然只有一个样子,但看他的人,每个都有自己的解读。

在秦天岫眼里,白乘风是个剑法高明、心思慎密、个性孤傲的剑客。

在五小姐看来,白乘风铁石心肠,毫无爱心、良心、同情心,冷酷决绝。

而在七小姐眼里,白乘风却是个缺乏安全感、孤独、敏感,故作冷漠以保护自己的傻瓜。

七小姐还未说完,白乘风忽然抬头,直直望着七小姐的双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