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火烧如意楼(中)

    此时已经到了八月下旬,夏阳酷暑骄阳似火,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连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绿树浓荫街上的柳树像得了病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

    路旁一个卖冰棍的老人穿着一个背心,满脸忧郁的褶皱,正畏惧的看着几个红卫兵拿着响器锣鼓从楚府大院冲出来,分散到各个街道。

    “哐!”“哐!”“哐!”很快锣鼓清脆嘹亮的响声就在各个街道胡同里响起。

    “消灭封建四旧了!”一个红卫兵大声喊着。

    “抄资本家楚府了!”

    “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

    孙满囤目光复杂的望着这群穿着军装的红卫兵,认出其中一个是楚明秋自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不由暗自心惊。他很了解楚明秋的性格,楚家遭遇灾难,岳秀秀被抓,这对于楚明秋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以他的性子是一定要反击的。他担心这孩子看不清形势,正统红卫兵现在如日中天,父母各个有权有势,又岂是他一个出身黑五类的少年能对抗的,毕竟还是共产党的天下。

    身为右派,在这场运动中朝不保夕,迟早被卷进来。孙满囤害怕楚府那一幕会发生在自己家里,但他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从来只坚信共产主义的他不由的感到困惑,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究竟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一定要从肉体上消灭自己和楚家这样的地富反右坏么?

    一些楚府胡同附近的左邻右舍胆子大的已经三三两两的往楚府走去,看热闹是人的天性,只要不是运动对象,看看也无妨。更有一些邻居跟楚府关系密切,忧心忡忡的观察的楚府的这场聚变。

    如意楼前,朱洪金刚带着其他人已经把书从楼内搬出来,十几万本书绕着小楼围了一圈又一圈。

    古典高雅的小楼,堆积如山的书本,在烈日下显得格外醒目。偶尔一阵风刮过,吹的书页刷刷的翻过,光晕罩着着所有,这一切都特别的神圣。

    “烧书就可以了,非要连楼一起烧掉吗?”娟子心疼的看着这些楚府收藏的书籍。

    二楼三楼的书大部分已经藏起来了,那些珍贵的记载的历史的文献,一些名人的手本,这些都是楚明秋打定注意流传后世的,自然不会出现在这里,之所以连楼一起烧,也是为了给人以彻底消灭的印象,毁掉一些证据。

    尽管如此,如意楼前的这些书仍然是楚府数百年的积累,是一代代的文化底蕴。楚明秋能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揪心和伤痛。

    “既然要烧,干脆就连楼一起烧了。如意楼在燕京城的名气太大,烧掉了事情才能闹大。闹的越大,后面的事情才能更顺利。”楚明秋冷静的问道,“要背的话都记熟了吗?”

    娟子坚定的点点头。本来她可以抽身事外不管的,以她现在的名气,没有一个红卫兵敢把矛头指向她。文化大革命,就是破除封建旧文化,建立革命新文化。而在毛主席前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娟子,依然是革命新文化的典型代表,是红色文化的象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么,当楚明秋需要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竭尽全力的做些事情,希望能对他有所帮助。

    “娟子,这次真的要麻烦你了,别看我叫了这么多人,其实你才是我的最大的希望和依靠。”楚明秋叹了一口气。

    楚明秋一直给娟子的印象是狡猾且油嘴滑舌的印象,但听着他一本正经的交代,望着他仿佛一下子成熟的脸,娟子的内心感到阵阵的心痛,很想伸手去安慰他……

    “公公,公公!”林百顺拿着一叠报纸,一路小跑了过来。

    娟子转头瞥了一眼,报纸的头条硕大的字体写着:“刘主席教导我们……”刘主席,跟刘主席又有什么关系,公公再搞什么?娟子的内心泛起了疑问

    。

    “公公,就这些了,真的能派上用场吗?”林百顺好奇的问道。

    八届十一中全会闭幕后,此时的刘少奇已经失去了接班人的位置,从党内第二降到了第八。所有的高层已经公开的频繁的开始开会批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修正派,矛头直指刘少奇,就差点名道姓了。

    但这些对于大部分胡同子弟来说仍然太遥远,他们不明白这场运动已经让刘快要倒了。当楚明秋让林百顺开始连夜收集莫顾詹他来俊们他们主持的刘主席语录的报刊时候,仍然一头雾水。

    “莫顾詹他们编辑的刘主席语录,以防万一而已。”楚明秋冷冷的笑道,“他们若不来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