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里许久没有这样安静,所有的消息都好像归于平静,有的不过是闲言碎语少许。

    龙云沁静静地听完影的汇报,随后说道,

    “山鸡去哪里了?”她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他,而这种没有碰面似乎不太正常。

    果然,影倒是神色闪了闪,见瞒不住便说白了,

    “山鸡应了王要求,去了赤炎国。”影想过龙云沁会有些情绪波动,至少是该有些惊讶的,眼前女子却只是轻微点头便再无其他动作。

    很反常的一面。

    “主子?”龙云沁揉着眉心打断,

    “影,端王的动作愈加明显了吧?”影即刻神色严肃,回答道,

    “已经迫不及待,不出两日便会有行动。”

    “可是安排了人手在皇陵那边?”端王要谋反,无法名正言顺,但是扶持已经没有权势的二皇子却是一个手段。

    毕竟先帝到死都没有废除二皇子龙赫翔的皇子身份,而看守皇陵并不是永久监禁。

    只不过这一次的动作确实太大,端王竟然暗中联系了诸多龙赫翔以前有意向的大臣,而那些墙头草竟然从中看到了天大的利益,鬼迷心窍。

    “也不知他们究竟是哪里看得出来,龙赫翔能够重新得到皇位的,这事情说来可笑。”影走后,龙云沁一个人抿唇不语,总感觉事情有些微妙的不对劲。

    端王此人,做事一向极有分寸,若不是把握十足,又何至于这样冒着大风险?

    可这一切已经由不得她猜想,因为这场变故比预想的提前,端王发动兵变的时间便是第二日。

    而二皇子龙赫翔果然出现在宫廷,离开了皇陵。龙云沁此时一身便衣,站在玉琼殿的正殿前,身边还站着曹公公。

    在遇见龙赫翔之前,她还在和曹公公说话。顷刻间,玉琼殿被大队侍卫围堵,龙赫翔面色阴沉的从侍卫的后方徐徐走出,神色不善地看着她。

    “公主殿下,真是足够的有心计,居然能够这样骗得过南凰国文武百官,如今想来,不仅是三弟,父皇,所有人都被你耍的团团转。”龙云沁眉头紧蹙,龙赫翔话里有话,究竟想做什么?

    “你?”

    “不用急着说话,有些事还是等等再说,免得你再狡辩。”龙云沁心头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就此产生。

    几乎不多时,端王便带着人来了,而他手上的一卷轴纸好像是得了圣令一般,眼神中看着她带着许多轻蔑。

    “殿下,证据确凿。”龙云沁抬头,和端王直视,

    “端王何意?”

    “何意?”端王忽而嗤笑一声,将轴纸交给龙赫翔,

    “此事乃是南凰国奇耻大辱,但同时,也是该清理恢复之时。当然,如今此事还不得一人了解,且等等,等人员到齐,便是展开证据之时。”半个时辰后,龙青阳,凌澈,易湘,以及丞相宋培先等人到场。

    而这些人,无疑不是朝中举足轻重之人,可见端王心机之深。龙赫翔将所有人都看了遍,拿过端王手中的轴纸,转身望向龙青阳,

    “三弟,若说之前有任何误解,二哥在此抱歉,但是一直以来你却是被谋骗了,如今也是你该清醒的时候。”说完,龙赫翔目光一凝,望向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便是摄政王凌澈。

    对于眼前这个人,龙赫翔只是将此划为敌对一方。

    “国师。”龙赫翔清了清嗓子,说道,

    “父皇在世时曾经说过一句,一切事宜国师大抵是知晓的,而且国师的地位举足轻重,一直秉着公正为原则而为南凰国。不是是也不是?”易湘被如此带着一顶高帽子,居然难得的笑了,

    “自然。”龙赫翔这才放心,将轴纸摊开,上面赫然是找寻许久的一项项证据,说是证据也是勉强,却是精心寻得的线索。

    而这些,无一不显示一件事,更甚者有先帝龙昊天的亲笔手札,将此事写了进去。

    龙青阳站的最近,一眼便看到了事由,而随之他的神色变得十分分明,望着龙赫翔,复杂的很。

    龙赫翔只以为龙青阳一时无法接受这些,便开口道,

    “三弟,这才是事实。你一直袒护帮助的这个女子,根本不是父皇的女儿,根本不是我南凰国的公主,更不配站在这里。她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此刻响起,却是龙青阳出手的,他直接给了龙赫翔一巴掌,抿唇说道,

    “住口!”龙赫翔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