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呵,我们的恐惧大魔王,什么时候也学会强取豪夺了?”

    “不愧是冥王大人最倚重的下属呢。”

    律邛达斯面目森冷:“魅惑,你最好小心点说。”

    魅惑神色一僵,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似笑非笑地撩了撩散落的黑发,腰肢轻扭,莲步轻移:“其实呢,我对冥界里有没有活人也不是很感兴趣。”

    “左右,是你带回来的,我也打不过你。”

    “不如这样,你们……”

    魅惑话音未落落,律邛达斯面无表情的甩开袖子,狂烈的阴风自平地吹拂起来。

    律邛达斯般搂住兰度。

    一步跨出,已经闪身到了虚空中。

    魅惑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

    “呦呵,这么心急?我还没说完呢。”

    “好歹大家这么多年的同僚情谊,你都不给人家说完一句话的时间,那就怪不得我了。”

    “不用感谢我。毕竟,我是激情与美貌之神。”

    “愿你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魅惑轻轻吹拂了下指尖,吊儿郎当的转身离开。

    “冥界这么多年,安静的跟谭死水一样,终于又有好戏看了。”

    “哎!冥王后怎么就突然安静下来,不跑了呢?”

    “没有大戏看,真不爽。”

    魅惑轻轻捏着下巴,想了想:“霸道冥王跟他的小娇夫?”

    “啊,一yejiqing过后,他们陷入了虐恋。”

    “比小说刺激多了。”

    魅惑慢悠悠扭着腰肢,走了。

    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压低了的喃喃自语声。

    “好像不太对劲。”

    “这套路跟冥王大人有点像,应该是冷酷魔王和他的小娇夫?”

    “……唉,听起来怎么都散发着一股古早的狗血味道。”

    “现在的人类想象力太过超凡了,害得我这激情与美貌之神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就只能在同僚身上试试水了。”

    “免得下回,那些没有见识的人族又说我狗血剧情。”

    “唉,这年头,编剧不太好当啊。”

    兰度被律邛达斯半搂住。

    他面无表情地往旁边退了退,冷声开口:“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

    兰度话音尚未出口,突然觉得喉咙间一阵干涩。

    他方才还想开口喝止律邛达斯放他下来,但如今,抬眸看着那张近在咫尺又面无表情的脸,兰度竟莫名觉得……棱角分明的冷锐面庞好像格外顺眼。

    不光顺眼,看起来还非常的有吸引力。

    兰度咽了咽口水。

    “嗯?”

    律邛达斯没听到兰度接下来的话,有些奇怪的望了兰度一眼。

    “怎么?”

    他不过就是觉得兰度很有趣。

    他跟兰度待在一块儿的时候,比一个人窝在魔王殿里有趣的多,这才把人带下来的。

    “……我把你带下来,也是为了你好。”

    律邛达斯素来少言,很少会跟别人解释。

    他心下叹了口气,转头。

    还未开口说话,兰度的手不知何时捏紧了律邛达斯的肩膀。

    一口咬住律邛达斯的唇。

    动作颇为粗鲁。

    律邛达斯脑袋轰的一下,整个蒙掉了。17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