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战翻了一页书,对于云芬的接近不闻不动。

    “少主……”

    “公子……”

    “芬姨错了,还不行吗?”

    云战的目光从书上移开,轻叹一声:“芬姨,下不为例。”正是因为知道他们是太关心他,太心则乱,所以他能体谅他们的心情和行为,但体谅并不代表同。

    云芬一喜,连忙回头看向云伯,两人同时行礼:“属下知错,绝不再犯。”

    “皇上驾到!”

    云芬一惊,与云伯相视一眼后,两人回转身,朝来人淡淡行礼:“陛下。”

    云战搁下手中的书:“你们下去吧。”

    “是”

    轩辕砚俯视着他,凌厉的目光射向他:“你有何目的?”

    他不相信云中城会无缘无故的帮他,再说,云中子口口声声泄露天机是逆天之为,是要遭到天噬的,而且改变不了结果。

    云战静静的望着他:“我并不会要你的命,你也无需对我有戒心,云中城的存在,并不防碍你的路,相反,是舅舅的悉心栽培才有了今日的轩辕砚。”

    “你来就只是告诉朕这些?”正因为他与云中子师徒一场,他的计划里很多事,他都绕过了云中城。

    云战摇头:“不,我为她而来。”轩辕砚黑眸高深莫测的眯起。

    “她并非皇室血脉。”云战抬头,直视着他。轩辕砚脸色微变:“你说什么?”

    “你自以为救她的方法救不了她。”“去查清楚她的身世吧,不要徒增杀戮,让他们进京,我看一眼,自然会告诉你,谁才能真正的救她。”他为她折了二十年阳寿,这就是他欠她的。

    轩辕砚眼底暗了又暗,深了又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离开了。……

    轩辕砚坐在床沿边,手指心疼的沿着她苍白削瘦的脸颊游走。阮心颜柔驯的靠近他的手指,睁开眼睛,温柔的看着他,轻笑道:“事情都可以告一段落吗?”

    “颜儿……”

    阮心颜静静的看着他,慢慢起身偎进他的怀里:“嗯。”

    “万一……”他了解皇姐,如果她不是皇姐的女儿,那么就意味就连皇姐都被瞒在鼓里,完全,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相信云战的话,他也查了当年陪在皇姐身边的侍卫和奴婢,他们早在十八年前就离开了公主府,浩国并不小,想要追查十几年就存心避开的两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不是皇姐的女儿,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更担忧。

    对他来说,她是谁的女儿,是否与他有血缘,他从不在乎,可是事关她的生死,他就是把浩国翻个底朝天,他也必须要查清楚当年的真相,找出她的亲人。

    他怕的是万一……万一她是个孤女,没有同宗血亲,怎么办?

    阮心颜诧异的从他怀里起身:“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轩辕砚轻叹一声,紧紧的把她搂进怀里,手臂隐隐中有些颤抖,阮心颜心一颤:“砚,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只有事关她的事,才会让他如此患得患失,云战不是跟着他们回到了京城,他不是说他可以救她?难道又横出意外?

    “你不是皇姐的女儿。”她的身体越来越差,病情也越来越恶化,他必须要最短的时候里查出事实。

    阮心颜惊讶的挑高了眉:“你说什么?”

    陡峭的山峰洞中,阮南风紧紧的握着轩辕画的手:“不会有事的,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她真傻,真傻,竟然……

    云夫人说的对,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不强求。他从来没有想过非要她为他延续香火,她为何看不开?

    颜儿是不是他的女儿,对她来说就真的如此重要吗?她知道他不会因为这个而责怪她,他也知道她是因为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才会如此强求。可是此时此刻,看着她命悬一线,他的心,是何等的痛苦?

    “驸马,怎么办,公主一直出血不止,管家去采药都去一个时辰了,眼见着天都快黑了,到现在不回来,奴婢怕公主撑不下去了……”

    叶嬷嬷的最后一次静也跑的无影无踪,整个都陷入慌乱之中,她没有想到公主竟然真的怀上了孩子,这本该是多么大的喜事,可……可是这孩子注定不是公主的,最终还是要离去。

    这是公主的寄托,是公主的希望啊,老天为何如残忍?

    阮南风猛地抬头,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