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书,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无弹窗广告,热血小说网:,百度xieyixs就可以了】告别arvel。

    第二天,他来得还挺早,见我把一堆堆包装好的礼物盒正在装上车,他便走过来帮忙。

    “文学,你这么多礼盒要送谁啊?”

    我装完最后一个盒子,喘了口气:“我今天给你找了个钢琴老师,就是那个知名的arvel这个人,你只要好好抱他大腿,以后不会愁吃穿的。”

    “不!我不去!”

    我不由分说揪住了阿成的耳朵,血腥镇压了他的此次反抗,把他一把丢进了车里。

    我们到约好的琴房时候,arvel听到我们的动静,便停下了弹奏,他从琴房里走了出来。

    今天他穿了一件烟灰色的开衫,显得越发文静,他对我笑了笑,似乎想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开口,就被阿成打断了。

    “文学,文学,我想起来了!你知道他是谁不?!”他的脸上写满恍然大悟和新仇旧恨,“就是那个男的!”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把我拉到一边,凑到我耳边小声道,“你忘记了么!就是那次在餐厅里,老盯着我看,觊觎我美色妄图染指我的那个男人!”

    不远处的arvel还有这个误会,但此刻一听阿成添油加醋,外加arvel已经有了那么明显的示好,但也不见他下一步行动,外加阿林的追求更是奔放热情,他也不为所动,娱乐新闻上也不曾见到他的花边新闻,艺术圈里又多“弯男”,arvel,觉得任务颇为艰巨。

    “要不,阿成,你去给arvel都皱起了眉头。

    他弹得磕磕巴巴,仿佛每一个音符都像是牙膏一般挤出来的,音符与音符之间没有任何承上启下的韵律。这甚至无法称作曲子,只能说是一个个孤立的噪音。然后他弹了一个大大的破音,那个声音刺耳到他自己也停了下来。

    琴房里萦绕的,是非常尴尬的安静。arvel,阿成平时太仰慕你,这次实在是太紧张了!导致完全发挥失常!他平时真的不是这样的,他平时能把这个曲子弹得非常流畅非常动听!我听过的!”

    “文学,我知道你想帮助你朋友的心意,但是他真的……我不想让自己显得很刻薄,钢琴确实是一个需要熟能生巧的乐器,但是首先,需要有对音乐的感知力,否则苦练也无法弥补。你的这个朋友,我恐怕他对音乐并没有什么灵性。还有,我不知道他到底对你有多重要,重要到你愿意这么护短到为他这样欺骗我。”

    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arvel说完,深深看了我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我转头看了眼琴房,心里是对阿成滔天的愤怒。

    我真的没有骗arvel对我笑的时候,似乎又是不一样的。然而一切都很慌乱,我无法多想。

    马场工作人员很快拿来了阿成要的东西,阿成指导他们用消毒液清洗了‘安娜’的产道外围,他已经戴上了橡皮手套。

    “‘安娜’认得你,你在边上,安抚它,它会安心很多的。其余太多陌生人了,只会让它害怕。”

    “你不要担心,你可以的,我们可以一起做到的。它不会有事。”

    我其实是害怕的想要逃跑的,因为我害怕即便我费尽一切努力,仍旧无法顺利接生出小马,甚至竭尽所能也不能挽救‘安娜’因为难产失血过多而死。我是那么深刻的了解这种恐惧。那么多年来,我几乎花尽了所有精力,妄图融入文音所在的那个世界,但最后仍旧是东施效颦,贻笑大方罢了。就像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当我已然疲惫,却发现自己却是跑错了路,终点永远无法抵达。长久以来,我惧怕那种深重的无力感和挫败感,变得对那些可能会失败的事情,都不愿意再付出努力和心血。因为似乎假如自己装作毫不在乎,毫不付出,就真的好像,那些事情并不重要一样,在失败的时候,似乎真的就可以云淡风轻。

    此时,阿成把我的手引导着贴在‘安娜’的身上,它便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我,那种目光是温顺的,宽容的,求助的。

    阿成已经开始戴着手套把胎儿推回产道,然后正在摸索着准备矫正胎位,他的额头上滚落下汗珠,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安娜’开始异动,它变得不再理智。我紧张起来,阿成双手都在帮助引导生产,假如‘安娜’暴动,那他根本没有办法防护来自‘安娜’暴动造成的伤害。那样不仅他会受伤,‘安娜’和它的孩子也不一定能存活。

    我咬了咬牙。

    此时,‘安娜’已经鼻翼开张,喘着粗气,急促焦灼又痛苦的。我踮起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