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众人又详细一分析、陈一详细再一介绍,众人全是一身冷汗:再不决断,不用蒋该死来打,只一年,全国民众会一致抛弃我们,我们彻底成了“反革命”了。哪一个贫苦人不想有好日子过?红军战士跟着我们为什么?如果有谁给了他的家人好日子,我们给不了,试问我们还有红军吗?没有了红军、没有了群众基础、我们还怎么生存?

    七、八个人也是真革命的,众人一致推周公再发一封加急电,逼中央明天一定答复派人来,否则太叫华北及全国民众失望了。如果我们落到了军阀们后面,我们再也不是革命先锋和领路人、也不是华北革命者的合作人,只能是识时务的跟从者,会被历史无情淘汰掉。

    却说延安今天晚上也气氛很不好,下午五点半,周公发电报报告了王耀武的公开表态,并限定一个月左右解决国策问题,谁再反对,坚决消灭。一群人大怒:这不是太儿戏和欺人吗?

    十几人正在发火生气呢,周公晚九点电报来了,众人又更生气了:陈一不仗势欺人吗?xxx也太不像话了,你个中央委员敢抓政治局委员?还判人家反革命?这什么狗屁事啊?

    十几人意见不一致,吵翻了天。到十一点,周公第三封电报到了,而且声明八个在西安的中央委员全签了字,逼自己这个副主席发的。

    众人一下沉默了:人家说的可能是真的,陈庚说的是真的了。这下再不吵了,那句话震憾太大了:再不做出正确决断和行动,我们会被历史无情淘汰掉!

    这下太祖再不为小事发火和照顾一些人的情绪了,大声说:派人,立即派一个庞大考察组赴华北。坐飞机又快,一去一来给我十天必须赶回来报告。若是陈庚汇报的那样,谁反对,谁自己去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能有人反对就停步不前、耽误革命事业。若考察组结论一出,中央一决定,谁反对,立即开除;谁破坏,立即当反革命处理。现在研究考察组人选。我提议以50-100人为宜设一个组长、四个副组长、五人共同负责,考察五大方面工作:工、农、兵、学、商,不要牵扯什么主义不主义。哪个主义对中国发展有天大贡献,我们就用哪一个,否则全是假革命的骗子主义。

    这下十几人一致同意。便选少奇同志为组长,彭大将军、邓大哥、xx、xxx四人为副组长,各负其责又联合考察。

    彭大将军便说:我只考察农业,我不想打仗,只想当农民让家家有饭吃。军事你们再派人。

    众人便一议:暂不考察军事,若合作了,再考察军事。

    五个正副组长便各挑自己的人去。那后两位是典型反对者,便也挑自己的人,只是一个分农业,彭大将军也率一组考察农业;另一个分商业。

    当下连夜挑人、连夜交代工作,连夜准备去了。

    太祖也信得过刚峰先生,也不怕周围十几万“白军”搞自己鬼,更不怕华北扣自己这批人,也不同意让国母担保一事。太丢人,革命者的勇气都没有,干个屁啊?只让陈庚陪xxx这一组,怕他胡说了惹祸。而且下一最严令:刚峰先生是中国伟大的革命者,谁在华北反刚峰先生或搞阴谋,立即开除。被华北群众杀了活该,标准反革命份子。出了这样的事,任何同志不准袒护,一切依华北法令处理,我们只发开除声明,别的不管。

    这下几个别有用心的考察队员便心中真怕了。回来还可以与这些人吵,你在华北叫人杀头了,标准反革命、汉奸,谁不鸟你的。

    太祖又下一令:各人署名一份自己的考察报告,不要搞什么集体决议。自己报告、自己负责。你敢乱写,欺骗同志们,将来自己去负责。该是什么罪便是什么罪,组织、领导、中央,谁也不给你担。你连个基本的真话都不讲,标准反革命,自己承担后果、

    这下几个人便会后悔死:我乱写了,将来100%叛反革命的,我来这考察团干吗?还争抢要去?自找没趣么。

    这下中央便彻底放了心,几十高级干部也放了心,只希望70几人考察团早日回来结果。

    这里面各种心思的人都有,太祖不管:叫你们跳,过个十天70几份报告一讨论,老子不会杀人吗?我不杀,老彭也会杀。他还会逼着中央杀、逼着你们自己签字杀。你们骗了他彭大将军这么多年,他不吃了你?还有贺龙、徐海东、许世友、李先念这些苦大仇深的工农干部,又是著名将领,不吃了你们有鬼了。

    12月15日清晨七点三十分,太祖便发公开电:由于我们消息闭塞,对中国革命发展新形式了解不够,特组成一个75人考察团前往华北进行华北大革命运动考察。特请王耀武将军派飞机送到华北,以便于最快向国家建议国策。我们定于考察团返回后一体向刚峰先生及国母汇报我们对国策的建议。

    王耀武、陈一、周公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