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烈推荐:

    </strong>24小时后替换,到时若无法阅读,请清除缓存。@樂@文@小@说|

    年纪最小的五小姐今年才四岁,粉团般的一个小人儿,个子刚比饭桌高一点,坐在给她特制的椅子上,举着调羹一口一口挖着面前的蛋糕。

    这蛋糕是昨晚萧安澜特意给她带的,小姑娘吃水不忘挖井人,吃一口蛋糕就往前边看看,再吃一口又看看。

    萧太太瞧见她憨娇可爱的小模样,还未开口,已经先笑起来,“小五,看什么呢?”

    五小姐萧安琪睁着大眼睛问她:“大娘,大哥哥怎么没来吃饭?他还在睡懒觉吗?”

    萧太太看了眼萧安澜的位置,笑道:“可不是,你大哥哥是个大懒蛋,小五可不能学他。”

    萧安琪咬着调羹,十分苦恼的模样:“可是大娘,大哥哥给我买了蛋糕,他是好哥哥,咱们不叫他大懒蛋,叫好大懒蛋行不行?”

    “噗嗤——”萧太太失笑出声,使劲拍着萧老爷的手臂,哎呦哎呦地摸眼泪,“好大懒蛋!哈哈哈哈……好大懒蛋,当真是好大一个懒蛋!”

    桌上其他人也纷纷失笑,只有萧老爷呲牙咧嘴地忍痛。

    萧安琪疑惑地歪着头,显然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娘,大马路上都听见你的声音了。”萧安澜无奈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萧安澜西服革履,打着领带,拿着礼帽站在楼梯上。

    “哇——大哥你打扮得这么英俊,要去哪里?!”四小姐萧安慧咋舌。

    萧安澜走下来,“哪里特地打扮,我昨天不也是这么穿的?”

    萧安慧连连摇头,“不一样不一样,你今天这身西服,至少比昨天那套贵两倍,搭配领带的颜色,明显是特地选的,礼帽的款式也比昨天精致,总之你今天这身花了很多心思!”

    萧安澜正要反驳,三小姐萧安雅又轻飘飘加了一句,“大哥今天比昨天晚了二十分钟下楼。”

    四小姐笑嘻嘻道:“肯定蹲着擦了很久的皮鞋,不然才不会这么亮!”

    萧安澜张张嘴,哑口无言,只得摇头失笑。

    二少爷萧安泽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家中娘子军太过强大,以前大哥不在,他一人孤木难支,现在大哥分担了大部分火力,他才能够休养生息。

    萧安澜走到饭桌边,从萧老爷开始到五小姐,一一打过招呼,才拉开椅子坐下来。

    下人端来他的早餐,一杯咖啡、两个三明治、一大块带着血丝的牛排。

    桌上其他人的早餐也各不相同,有清粥酱瓜、豆浆油条、蛋糕牛奶,每人吃着自己那份,谁也不必闹别扭。

    吃完早餐,萧老爷一头扎进书房,二少爷出去上班,几位姨太太和小姐们也各自去干自己的事。

    萧太太将萧安澜喊住:“你要出去?”

    萧安澜点点头,“去店里看看。”

    萧太太斜眼看他,“只是去店里?”

    萧安澜无奈道:“娘,你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是你要说什么才对!”萧太太道,“昨晚我让你好好想想,你想清楚没?你也说了,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要是实在不乐意就算了,左右还有安泽。”

    萧安澜定定站了会儿,看着她的眼睛正色道:“昨晚我就说清楚了,就如娘所说,咱们家和俞家的亲事是结定了的,既然如此,本该落在我头上的,就是我的事,何必把安泽扯进来。”

    “只是因为这个?”萧太太盯着他,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娘和你说句实话,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喜欢上宛如,与其日后两人痛苦,不如现在就撮合她与安泽,他们两个的性子,都不是能轰轰烈烈,但却可以细水长流的。”

    萧安泽撇开眼,嘀咕了一句,“我不也没轰轰烈烈么……”

    萧太太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想什么,这口不对心的臭毛病,不知随了谁。

    她瞪了儿子一眼,道:“既然改主意了,就给我好好想想,怎么上俞家道歉,让人家小姑娘回心转意,可别现在你想娶,人家却不愿意嫁你,那我就没办法了。”

    萧安澜皱起眉头,苦恼了一会儿,又瞅瞅他娘,试探道:“娘,爹平时惹你生气,你是怎么原谅他的?”

    萧太太哼笑,“你爹敢惹我?你借他的胆子?”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