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过方秋蘅以后,齐欢虽然嘴上没有说,陈让看得出来,她比刚回来那段时间放松了很多,无形积压在心里的东西一扫而空。。lbsp  每天陈让忙公事,齐欢分内工作做完便在旁相陪。一开始安分贴心,不出声打扰他,自己看书或玩电子游戏打发时间,到后头总是把手里东西一扔,趴在沙发靠背上枕着手臂看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含笑盯着他,无声干扰。

    直盯得陈让唇线紧绷,越发加紧处理手头事情,工作效率迫不得已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每回合上文件朝她扔去佯斥眼神,她不仅不怵,还扒着沙发咯咯发笑。

    工作时一派正经,端庄稳重,落落大方,面对旁人亦是。只有和陈让单独相处,齐欢身上久违的玩闹心性才会显露。

    剧组拍摄周期所剩时间还余一半,项目结束,陈让得继续接手别的工作。至于齐欢,他一句话说得够明白:“打包带走。”

    ——齐欢对此不甚愉悦,泄愤将他肩膀挠出几道痕。

    陈让经常出差,而齐欢的职业弹性大,一年里分阶段工作,不是时时都在忙,两相协调,待在一起的时间挺多。

    ……

    拍摄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天气大好,常去现场旁观的齐欢头一回被抓了壮丁。背景里需要穿校服的高中学生,调度出错导致群众演员不够,凑来凑去人不够,导演当场发了通脾气。

    齐欢被工作人员抓着胳膊拜托“救救场”,狠不下心推拒,只好临时上阵,当了一次群演。虽然只需要露背影,但连同她在内,几个顶包的女工作人员都长得偏幼,如此看着倒比招的群演还贴合年纪。

    换上高中校服,齐欢硬着头皮上场,她们几人在画面角落,连个正脸也没有,却要一直坐在石凳上闲聊。

    拍了半个多小时,不知听了多少句“卡”,齐欢几人聊得口干舌燥,终于被叫到一旁休息。

    过会儿还需要她们入镜,暂时不能走。

    忙里偷闲玩手机,正好陈让发消息来问她在哪,齐欢想想,自拍一张发给他,附言:【小姑娘真俊~】

    没几分钟,陈让打来电话。

    “……你那是弄什么。”

    “片场缺人,被拉来做背景板了。”被认为长得年轻,当然是件高兴的事,齐欢忍不住嘚瑟:“高中生哟。”

    陈让却说:“不像。”

    突然被泼冷水,齐欢不高兴:“哪不像了?你几个意思啊?”

    那边默了默,道:“哪有胸那么大的高中生。”

    “……”无言的变成了齐欢。她脸热几秒,反驳,“营养好不行么。”声音却莫名小了几分。

    陈让在那头轻笑。她咬牙叫他名字,尖声就快炸毛,他忙止了笑意:“行行行。”

    反正他不吃亏。

    好一通哄,齐欢才不跟他计较。

    挂电话前,陈让叮嘱:“早点回房间,等你吃饭。”

    她应好,又听他道,“校服别换了,穿回来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你怎么知道不好看。”

    齐欢从中听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果不其然,他下一句便是:“不好看我帮你脱。”

    “你这人。”齐欢热脸,小声骂他。

    很快,收了手机再度上场。待到傍晚,终于没有群演的戏份,齐欢没留住片场吃晚饭,连校服都没还就直接往酒店赶——走之前和服化组说了,衣服的钱她另外单给。

    一进房间,蹬掉累人的高跟鞋,齐欢光着脚往客厅蹦,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我要喝水——”

    不多时,面前茶几上多了一杯温水,宽厚手掌放下一双干净拖鞋。

    陈让坐到旁边,齐欢将脚伸到他腿上。

    他转头,细细打量,看得平躺的齐欢收起手臂,缩着微微蜷身,防贼一样防他:“干什么?”

    陈让面色淡淡,“好看。”

    齐欢的脚在他手里,力道适中地被揉捏着,微微动了动,歪头,“我好看还是校服好看?”

    “——你穿好看。”

    一个倾身,覆下沉重身躯。

    齐欢被亲得透不过气,晕头转向,不知不觉勾住他的脖颈,贴合得更紧密。

    沙发上传来衣物悉索声响,齐欢热得脸发烫,等那只手把衣服推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